全球新发胃癌一半在中国!刚拿下中国医生最高奖的他,这样劝我们

发布机构:发布日期:2018-08-23 11:10:00

  8月19日首个“中国医师节”,目前已扎根深圳的何裕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荣获中国医师的最高荣誉——中国医师奖。

  至此,深圳已先后有6位医师获中国医师奖,他们分别是:

  那么,这位今年刚获奖的何教授有啥来头?

  一个周三的早上8点半,在位于深圳光明新区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中山七院),院长何裕隆照常来到消化病中心病房查房,在做完胃癌手术不久的刘先生跟前,他仔细地询问着病人的身体恢复情况。

  原本躺着的刘先生笑着下了床。

  我现在康复非常好,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简直可以去‘打虎’了。

  做完手术,竟可以去“打虎”,何裕隆的团队有何绝招?

  何裕隆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普通外科(国家重点学科、国家临床重点专科)的学科带头人、胃肠外科中心主任。

  2018年5月11日,中山大学在深圳的首家直属附属医院——中山七院正式开业,何裕隆成为创院院长,并担任医院的消化医学中心学科带头人、首席科学家。

  目前我国胃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平均仅为36%,而国际领先的日本和韩国均超过了60%。为了改变落后的局面,何裕隆潜心钻研,把胃癌手术做到了极致。

  每次手术前,他都要仔细阅读术前检查和影像学资料,手术当中,每一刀、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极致。中山一院的影像学专家说,何裕隆教授的阅片能力,也比普通的影像学专家高出一大截。

  就连手术前的洗手细节,何裕隆都不放过。“现在很多年轻医生简单洗一下手、抹一下消毒液就上手术台,去做微生物检查,确实是合格的,但是有些细菌藏在皮肤的褶皱里,一出汗就跑出来了。”他要求所有医生:“事关病人的生命健康,一刻也不能马虎。”

  这种“苛刻”,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何裕隆说,小时候学绘画,妈妈就要求他不要赶时间,“每一幅画,别人可能只有一两笔画得好,而你要用五六天的时间去精雕细琢,每一笔和每一点都要恰到好处。”

  没人敢接的106岁肠癌患者,他为之手术;别人认为不需要做手术的肠套叠梗阻患者被他及时发现、及时手术,免除了生命危险……

  但他发现,仅仅手术切除肿瘤还是不够的。癌细胞就像身体里的"恐怖分子",无时无刻不想着搞破坏,他们会在原发灶“横行霸道”,还会不断外出“兴风作浪”,蔓延到身体其他部位,而淋巴管是他们入侵的路径,淋巴结是他们的“营寨”,如果清扫不干净,癌症就可能侵犯全身。

  为此,何裕隆率先在国内开展和推广胃癌标准D2和D2(+)淋巴结清扫、鞘内淋巴结清扫。每台胃癌手术,不仅要切除原发灶,还要把周围的淋巴结也清扫了,尽最大可能将癌细胞“一网打尽”。

  在中山七院消化病中心,每周三早上都会有一场多学科讨论,针对即将进行的手术和术后的疑难病例,医院10多个多学科专家坐在一起头脑风暴,“碰”出最佳的治疗方案。

  外科医生不是说给病人做完手术就不管了,他们还要和这些多学科的专家一起讨论术后的康复方案,饮食、运动等各方面都要考虑,来一个“大包围”,让病人少受痛苦,快速康复。

  何裕隆说,优秀的外科医生不能只会动刀,应该是“一名优秀的内科医生+一把刀”。

  首先要搞清楚该不该做手术、能不能做手术,确定病人手术治疗的效果是最好的,才去动刀。此外,还要考虑什么时候做手术、怎么做到最好。最后还要帮助病人术后快速康复,早日回归正常生活。

  更大的“围剿圈”,还包括了事后的总结——收集临床大数据开展科研,寻找新的突破口。

  全球新发胃癌患者超过一半在中国,我国原本应有话语权,但有关该癌症的发病流行病学、发病病例特点、预后等情况,目前缺乏全国性的数据,始终缺少研究大样本,导致医学人员无法进行全国性的分析和研究,研究出具有统计意义的更有说服力的治疗标准。

  上世纪90年代,何裕隆就着手建立了国内第一个全面系统的胃肠肿瘤临床数据库,以及严格的术后随访复诊制度。数十年来,他坚持在临床工作中取得第一手数据,通过科研为临床遇到的问题寻找突破口。

  2018年3月6日,转战深圳的何裕隆又在中山七院牵手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共建临床医学研究大数据中心。

  “未来,患者踏入医院后,哪怕被抽一滴血或是一口痰,都是要被录入数据库中心的,这些资料都会成为医护人员研究疾病的基本资料,从而为精准医疗方案提供更可靠的依据。”何裕隆说。

  得益于这一系列“连环计”,何裕隆率领团队进行的胃癌根治性切除手术,将术后的五年生存率提高到了61.4%,远高于国内平均水平,与日韩相媲美。

  一天早上查完房,何裕隆在走廊上遇到一位从厦门赶来的刘先生。

  原来,刘先生的妈妈在厦门、北京等医院检查出胃部有黑色素瘤,从网上查到何裕隆在深圳,特地拿着母亲的核磁片从厦门赶来,问问他有什么好办法。

  已经快10点了,随行的学生提醒何裕隆教授先吃点早餐垫肚子。看到远道而来的家属焦急的眼神,何裕隆说:“等会吧,先看看这个病人的情况。”

  于是,他又用了半个小时,仔细看了刘妈妈的病历、影像检查,跟科室医生讨论,给了刘先生一个满意答案。当天下午,刘妈妈就从厦门赶来,住进了中山七院的病房。

  “把病人当亲人”,何裕隆总是这样教导身边的医护人员,他自己也是日复一日如此,从未怠慢。

  “如果躺在病床上的是你的亲人,你会怎样?”何裕隆常常这样问自己带的医生。“一个人生病了心情自然不好,亲朋好友都为之担忧,家人为之受累,他们心急、抱怨、发牢骚、不理解、发脾气,我们应该换位思考、多包容、多解释、多安慰。”

  从医的30多年中,他坚持每天至少2次到病房查看患者病情、仔细询问病情变化、检查呼吸脉搏和腹部体征,甚至亲自去嗅闻引流液的气味……

  正是如此诚心待人,他从医30余年从未收到过一个病人的投诉。

  由于常年做手术,有时甚至一整天的连续奋战,何裕隆教授也落下一些小毛病,他的白大褂口袋里随身携带有六种自备药:缓解干眼病的眼药水、通鼻子的药、救心药、安眠药等等。

  医疗界有句上古的老话:上医治未病。

  最牛的医生,不是在生命最后一刻才力挽狂澜的人,而是在病发之前,就采取预防措施,将其掐灭在萌芽之前。

  对于凶险的胃癌来说,这点尤其重要。

  我们遇到的胃癌就诊人群中,每100个仅有10个左右是早期的胃癌患者,其他的都已到了进展期。

  他比病人更清楚,防范于未然的重要性。所以,除了推广规范化、标准化的胃癌根治术,他还磨破了嘴皮子,呼吁高危的人群积极照胃镜,普查胃癌。

  胃癌初期,大部分患者是没有症状的,仅有一小部分的人会出现轻度消化不良症状,如轻微饱胀、恶心、上腹隐痛等,但这些症状并不典型,所以很容易跟胃病混淆,所以更多的是被忽视。

  临床上,胃癌诊断常用的方法是胃镜和上消化道钡剂摄影。

  对于高度怀疑是胃癌的患者,应首选胃镜,把内窥镜伸进胃里,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情况,还可以直接取病变组织进行活检。所以胃镜又被称为“金标准”。

  ①有胃癌、肠癌等消化道癌家族史的人

  ②长期有不良生活习惯的人

  比如进食过快,暴饮暴食,饮食过烫,经常吃烧烤、高盐、油炸、腌制食物,经常抽烟喝酒等。

  ③感染幽门螺旋杆菌

  幽门螺旋杆菌属于胃癌的高危因素,一旦发现感染,应尽快进行治疗。

  ④做过胃部手术的人

  做过胃切除手术的人,又称为“残胃”,残胃患上胃癌的概率较高,所以一定要引起重视。

  ⑤经常出现胃部不适

  持续、反复出现腹痛、腹胀等症状,服药后无缓解的,应及时照胃镜。

  在哪可以找到何裕隆教授及其团队?

  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

  (深圳市光明新区新湖街道圳园路628号)

  医院联系电话:0755-81206999

  中山七院是深圳市属公立医院,也是“医疗卫生三名工程”中的名院项目,深圳市政府将其委托给中山大学运营。

  从广州的“老大哥”中山一院来到深圳,何裕隆教授一再强调:“我们要让深圳市民不出深圳,就能获得与广州兄弟医院同样的优质医疗服务。”

资料来源:南方日报(记者向雨航)、中山大学附属第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