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6成癌症发现已到中晚期!肿瘤国家队队长赫捷在深圳做这事

发布机构:发布日期:2018-01-23 15:19:00

  2018年1月19日,肿瘤“国家队”——位于北京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发出告知,因床位紧张,仅胸外科就有214位病人等候两周,仍然无法入院。 

  外出看病难,深圳的病人是很有体会的。

  一直以来,深圳的肿瘤治疗都比较薄弱,近年深圳每年新发肿瘤约2万例,8成病人得知后“扭头”就前往北上广治疗,奔波劳碌,消耗极大。 

  去年5月初,有两名深圳病人体检发现肺部结节,为此远赴北京,想挂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院长、胸外科权威赫捷院士的专家号,结果排队排了半个多月才见到院士。

 

  得知病人来自深圳后,赫捷院士告诉了他们一个“意外”的消息——

  “我们在深圳已经落户,和深圳市政府合作运营深圳第一家肿瘤医院,我本人也会经常到深圳工作,北京和深圳的胸外科是一个团队,手术安排在深圳医院对你们来说更加方便,免得你们全家这么多人在北京开销大,照顾病人也不方便。” 

  赫捷院士所说的消息,发生在2017年3月18日,在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的见证下,深圳历史上第一家肿瘤专科医院正式揭牌,深圳市请来了肿瘤“国家队”——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国家癌症中心)一起合作运营。

  这家医院的名字就叫—— 

  “国家队”队长、中国胸外科领域唯一的院士赫捷出任这家医院的党委书记。 

  从此,他最珍视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这块金字招牌,在全中国除北京外,唯一悬挂在了深圳这片创业的热土上。 

肿瘤国家队扎根深圳一年了 

  2018年1月20日,赫捷院士第九次飞抵深圳。

  身兼多项要职的他离京一次并不容易,但为了兑现与深圳的君子之约,他经常在北京下班后、周末或节假日出发到首都机场,第二天清晨8点不到就出现在深圳医院的晨会、科室、手术台、会客室等地方,服务病人、解决医院发展遇到的棘手问题。深圳已经成了赫捷院士最频繁的外出目的地。

 

  这一次,他是来深圳医院参加年终总结会。医院的一系列数字让他感到欣慰。

  截至2017年底—— 

  医院开放科室达到24个,11个病区共开放床位359张,远超当初定下的“年底200张”的目标,床位使用率超过70%; 

  门诊量13958人次,住院病人入院3514人次,出院3267人次; 

  CD病例比例由2017年4月的17.93%增长至12月95.62%; 

  住院手术745例,平均三四级手术比例66.04%。

  肿瘤“国家队”用实力证明了他们在深圳的迅速崛起,也成为了深圳“医疗卫生三名工程”的最新典范。

  这一连串数字的背后,是整个“国家队”全力以赴的心血。

  自从2016年筹备开业以来,他们抽调了大批“国家队”骨干赴深,“正主任3个月、副主任半年,轮流到深圳来”,很多人更是常驻深圳,目前派到深圳的北京专家已有45人。

  赫捷院士提出了“一院两区”的模式:北京、深圳两个院区共享技术、人才、学科建设等优质医疗资源。

  这样的模式和平台,使深圳医院成了各地人才的“香饽饽”,每次全国招聘都会吸引包括协和、复旦、中大等知名医学院校的人才加盟。医院从揭牌时,员工数量刚刚过百,到2017年底已经达到500多人。

 

“我把来京找我的病人带回了深圳”

  赫捷院士带领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胸外科是国家临床重点专科,连续八年排名全国第一。

  在深圳医院,他是胸外科的学术带头人,并且身先士卒,每次来深圳,无论多忙,都尽量亲自上台为病人做手术。 

  2016年12月12日, 赫捷院士在深圳院区出色完成了该院第一例肺癌胸腔镜微创肺叶切除手术,成为胸外科的开科标志,胸外科“国家队”正式落地深圳,他也留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金手印”; 

  2017年2月20日,赫捷院士完成深圳院区胸外科第一例纵隔肿瘤微创手术;

  2017年5月28日,赫捷院士放弃端午节休假飞往深圳,亲自为两位去北京找他看病的病人手术; 

  2017年7月31日,他又亲自为一名右肺下叶癌病人做了微创手术。

  他的爱徒——北京医院胸外科副主任牟巨伟教授,远离北京的妻儿,出任深圳医院的胸外科主任,全职扎根深圳带领团队。“为了让大家安心在深圳工作,我把北京的专家号都取消了!”

  ▲胸外科主任牟巨伟给患者做手术 

  他们为深圳带来的胸外科团队更堪称华南顶级!

  北京医院的胸外科主任高树庚教授、副主任薛奇教授,以及赵峻、高禹舜教授等病区主任和护士长每年都会在深圳医院工作一个月;律方、赵亮、苏凯、杨昆等年富力强的副教授更会来深半年。

  ▲赫捷院士带领的胸外科团队 

  赫捷院士说,这都是为了保证深圳医院能达到北京的水准。北京和深圳“一院两区”,并非说说而已。

  开科一年,深圳医院的胸外科在医教研方面均位居全院第一,完成了门诊2300余人次,住院病人700余人次,手术270余台,非计划的二次手术和术后死亡病例都为零,住院病人和手术量迅速跃居深圳市胸外科前列。

 

  超六成癌症病人发现时已进入中晚期 

  最近,美国癌症学会发布了“2018癌症统计年度报告”,相比2017年的统计数字,美国癌症死亡率又下降1.7%,自1991年来已经下降26%,相当于近240万人逃过了死亡魔爪。

  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居民的癌症发病率、死亡率却在逐年上升,2017年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癌症死亡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17%。

  为什么会这样?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病人就诊太晚了。

  “前来就诊的癌症患者中有60%-80%刚到医院时,就已经进入中晚期。”在2015年的肿瘤防治宣传周,赫捷院士就曾说过。  

  作为国家癌症中心的主任,他深知推动癌症“早诊早治”迫在眉睫。

  肿瘤国家队来到深圳后,他力推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让国家癌症中心的“城市癌症早诊早治项目”落地深圳。

  2017年,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与深圳市慢病中心等10家深圳医疗机构合作,针对五种高发癌症,为15000名深圳市民进行了免费的风险评估,当中有5123位高危人群进一步参加了临床筛查。

  最终,共有15人被确诊患癌,包括早期肺癌4例、结肠癌3例、食管癌3例、胃早期癌1例、乳腺癌1例,晚期肺癌1例。其中9例是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确诊,目前已有6人已在该院完成手术,恢复良好。

 

  2018年,该院将继续牵头组织“早诊早治项目”,并将筛查范围进一步扩大。 

共同把深圳肿瘤防治的“蛋糕”做大

  赫捷院士带领的国家队来到深圳,高起点地为这座2000多万人口的超大型一线城市填补了没有肿瘤专科医院的空白。 

  他们的到来,也帮助深圳同行将肿瘤防治的“蛋糕”迅速做大。

  2017年11月22日,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挂牌成为深圳市肿瘤性疾病质量控制中心,将促进深圳市肿瘤治疗的规范化、标准化、同质化,缩小不同区域、不同医院之间的差距,形成全市“一盘棋”。

  在学术上,2017年,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新增了25项学术委员会任职,其中新增的国家级学术委员会任职就多达12项,还带动了一批深圳、珠三角专家进入各类学术委员会。

  该院还密集举办各类大型学术交流与参访活动,平均一个月就有3—4次,为深圳带来最前沿的肿瘤防治学术资讯,包括首届泛粤港澳大湾区胸部肿瘤高峰论坛暨医学院校长领袖沙龙、2017中日韩三国放射肿瘤学研讨会、首届南北肺癌精准诊疗论坛等。

  2018年,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将建成放疗中心,二台直线加速器可以投入使用,缓解深圳放疗资源不足的局面;医院一期改扩建工程也将启动。赫捷院士带领的团队将迎来更大机遇,帮助深圳肿瘤防治早点实现“弯道超车”,使更多市民不出深圳也能看肿瘤大病。

▲赫捷院士视察医院在建工地 

  在1月20日的深圳医院年终总结会上,赫捷院士还透露了一个重大的利好:经深圳市卫生主管部门申请,国家癌症中心正在研究设立国家癌症中心南方中心,与北京互相呼应,打造南北合力、全国一盘棋的肿瘤防控大格局。 

  资料来源: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深圳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