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微资讯

全国医联体有4种模式!专家:深圳罗湖这点最值得学习

  先来看一组数字:

  80%

  截至2017年6月底——

  全国80%的三级医院(1764家)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医联体建设工作,江苏、重庆、四川、陕西等8个省份更超过了90%。

  239万

  2017年上半年——

  全国县域内就诊率达82.5%,较2016年末增长2.1个百分点

  全国医疗机构下转患者239.6万例次,高于2016年全年水平。

  9月1日,一场医联体建设的大会使全国医改的目光聚焦到了深圳。

  国家卫生计生委、国务院医改办在深圳召开全国医联体建设现场推进会——

  一方面,总结目前进展,推广深圳罗湖等全国8个地区和单位的先进经验;

  另一方面,推进下一步工作,进一步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2017年10月底前,所有三级公立医院都要启动医联体建设。

医联体应该怎么建?

  医联体的建设已被总理写入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全面推开,势在必行。

  对尚未开展的地方来说,该如何破题?

  已经做了初步探索的地区和单位,如何继续推进?

  会上,国家卫计委相关负责人、专家学者给出了对策和建议。

1

“联”起来:

打破“头重脚轻”、相互割裂

  长期以来,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存在“头重脚轻”和碎片化之痛:

  头重脚轻,指优质医疗资源都集中在大医院、大城市,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不强,“门可罗雀”;

  碎片化,指医疗机构之间相互割裂,各管一段,存在服务空白。

  解决“头重脚轻”和碎片化之痛,其核心是围绕群众健康需求,落实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功能定位,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为居民提供涵盖预防、诊疗、康复、护理等服务在内的一体化、连续性服务,实现从“以疾病为中心”到“以健康为中心”的转变。

  《中国卫生政策研究》主编代涛认为,医联体建设将对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进行再造、重组。

  公众获得医疗服务是在不同的医疗机构,病人总想往上走,服务是碎片化、不连续的。通过组建不同区域的医联体,让公众通过家庭医生签约,通过医联体内的全方位、全周期的医疗服务,公众将更方便。——《中国卫生政策研究》主编代涛

  深圳市罗湖医院集团院长孙喜琢介绍,罗湖医院集团转变服务模式,促进医疗卫生机构上下联动和无缝衔接,使得患者能够在适宜的时间和地点方便地接受预防、治疗、康复、护理、保健等服务,为提供覆盖生命全周期、健康全过程的医疗卫生服务奠定坚实基础。

2

“沉”下去:

避免“跑马圈地”“嫌贫爱富”

  此间专家介绍,医联体建设还处于起步阶段,一些地方医联体建设存在一些不良倾向:“重形式轻实质”“重数量轻质量”,有一些地方医联体处于“联而不通”的状态,没有实质性的效益。偏离方向。一些地方甚至出现大医院“虹吸效应”,虹吸基层的医务人员和患者,使得“头更重,脚更轻”。

  专家认为,医联体建设必须“沉”下去,弄清楚“为谁而联”。中山大学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申曙光教授认为,发挥医联体的作用,实现医疗资源的有效配置,重心在于“强基层”,促进对公众立体化、全周期的健康管理。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黄葭燕认为,“医联体建设,关键是如何调动各方的积极性,让参与建设医联体的大医院更具有动力,把医生引下去、把医疗资源沉下去,整合资源,让病人分流。医联体建设的目的是促进分级诊疗,而不应该单把盈利作为纽带。”

  医联体建设还需要制度设计和配套措施。专家认为,部分地区医联体未建立部门协同推进、机构分工协作、医疗资源共享、利益风险共担等机制,缺少保障长效运行的制度设计。配套支持政策还不完善,部分地区在医保支付方式、人事薪酬激励、药品配备使用、服务价格调整等方面的改革力度还不强。

3

打造“共同体”:

让服务真正围绕患者转,而非患者追着服务跑

  专家认为,扎实推进医联体建设,重点要形成“四个共同体”,促使医疗资源真正下沉:

  一是形成“服务共同体”,完善畅通的双向转诊机制;

  二是形成“责任共同体”,完善权责一致的引导机制;

  三是形成“利益共同体”,完善利益分配机制;

  四是建立“管理共同体”,完善区域医疗资源整合与共享机制。

  未来,医联体将是“服务共同体”,以群众的健康需求为中心,实现就诊转诊的无缝衔接,形成医院与基层结合、医疗与医保结合、医疗与预防结合的医疗卫生服务新模式。

  明确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功能定位和诊疗范围,开通双向转诊的绿色通道,实现医联体内的同质化服务。

  比如,深圳罗湖医院集团通过集中建立医学影像诊断中心等,医联体内医疗机构互认检查检验结果,实现“基层检查、医院诊断”的服务模式,共享资源、提升效率。

  未来,医联体还将是“利益共同体”,这样才使优质医疗资源自动下沉到基层,效果显现。

  比如,通过医保的经济杠杆作用,以医联体为单位实行按人头医保总额打包付费,建立“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的预付机制和结余资金合理分配机制。

  实践证明,这样的“利益共同体”,是推动医联体内各个医疗机构密切合作的有效措施。

  “怎样让服务围绕患者转,而不是让患者追着服务跑?”国家卫计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医联体建设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是推进分级诊疗制度的两个‘翅膀’。将优质医疗资源沉入基层,提升服务整体效能,实现医疗卫生体系持续发展,就必须牢牢抓住医联体建设的契机,打通阻碍机构协作、资源整合的各种壁垒。”

各地有什么好的经验?

我国现有的4种“医联体”

  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在会上介绍,当前,我国医联体建设在多地铺开,主要有四种形式。

  这四种形式的先进代表也在会上做了经验介绍。

  一是组建城市医疗集团,探索资源共享、分工协作的管理模式。

  比如,深圳市已组建11家基层医疗集团,从强化社康中心建设、做优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多环节入手,促进医疗卫生资源上下贯通,让居民分流到基层诊疗;江苏镇江市组建康复医疗集团,以业务、技术、管理、资产为纽带,建立九大医疗资源中心,构建紧密型医联体。

  二是县域医共体实行县乡村一体化管理,构建三级联动的县域医疗服务体系。

  例如,山西省在18个县启动以县乡一体化为核心的医共体建设,实现医共体内行政、人员、资金、业务、绩效、药械“六统一”;安徽省天长市、福建省尤溪县由医共体牵头医院统一人财物资源管理和业务管理。

  三是组建专科联盟补齐薄弱学科短板,发挥辐射带动作用。

  譬如,天津市胸科医院与126家二、三级医院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签订医联体合作协议,组建胸痛专科联盟,建成覆盖全市50%区域的心脏疾病救治网络;另外,由北京儿童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牵头的儿科专科联盟已经覆盖了全国80%以上的儿科医疗资源。

  四是扩大远程医疗协作网覆盖范围,促进基层能力提升。

  如浙江舟山市整合市、县(区)、乡镇、社区(村)四级医疗资源,打造覆盖舟山群岛的远程医疗协作网,使居民就近享受大医院的优质医疗服务;北京协和医院通过远程医疗网络,帮扶西藏县级医疗机构。

深圳罗湖经验:

打造“家门口的医院”

  家住深圳市罗湖区东门街道82岁的陈伯,身患高血压、糖尿病、脑梗等多种疾病,以前他得靠家人背着上下楼去大医院看病。

  如今,他已与附近的东门社康中心签约家庭医生服务,不用再跑那么远了。

  记者1日在罗湖区东门社康中心看到,大厅内干净整洁,来看病的人不少。这家原本只是一个门诊部的社康中心,现以全科诊疗为主、专科诊疗为辅,还增加了医养融合、家庭医生、家庭病床服务。

  在深圳,目前已有588家社康中心、2651名家庭医生为近300万社区居民提供服务。“身体不适在社区首诊、大病进医院治疗、康复回社区解决”已成为老百姓新的就医习惯。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黄葭燕说,以罗湖为例,通过各种政策把医生引下去,二三级医院的专家在社康中心开设工作室,社区看病服务与医院相同,让老百姓有了信任感,从而将病患者分流到基层。

  其他地区如果要学罗湖,学到哪个程度,要看本地的实际,但关键是要学罗湖改革的思路,积极为居民做预防保健、疾病筛查的“大健康”思路,这方面罗湖是做得很彻底的,居民的获得感是很强的。——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黄葭燕

  罗湖医院集团现在的办医方向符合我们的卫生发展方向,也符合党中央国务院对我们医院和医疗机构改革的要求,方向正确,并且现在已经取得初步的成效,进入了一个良性发展的阶段。我们可以学习具体的做法,比如体制上的改革——下沉到基层、集团化管理等等,但更重要的是应该学习改革的精神。坚信这一点,我们的改革就会有效果。——国务院医改办主任、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王贺胜

  国家卫计委相关负责人指出,我国医联体建设还处于初步阶段,工作推进力度还不够,有一些地方医联体处于“联而不通”的状态。

  “各地要结合实际,在‘大医院舍得放、基层接得住、患者愿意去、政策要配套’四个关键环节上破难题、出实招,努力打造一批富有特色、群众认可的医联体典型,用榜样和先进的力量带动医联体建设落地生根、开枝散叶。”国家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说。

  资料来源:新华社(记者肖思思、周科)